如果我很温暖的冲你说 嘿你好 你得记得给我拥抱不要亏欠

祈祷天灾人祸分给我

19岁的生日是黑色的


生日在大姨家过的

大姨和大姨父精心准备了很久 提前好几天问我想要怎么过会来几个人吃饭 最后除了一家人就是王翔和樊伟 一直和王翔怄气 没怎么理他 樊伟迫于和阳阳最近矛盾 那天晚上没说十句话 最后提前走了 王翔说想要跟樊伟一起走 我又生气 很不愉快的晚上结束了 然后就是第二天中午的坏消息


我妈说馨馨要被送转院到附院的时候 我是奔溃的 脑子里面一团混乱掉眼泪手足无措 又清醒的知道想要去医院   王翔很贴心的没走  也第一次没有问我他该怎么办  然后陪着我去医院  馨馨是醒着的 没哭 一直哼哼 我很开心宝贝没有皮外伤 然后就是最直接的感觉 会不会是内脏  当时立马在心里给自己一个耳光 然后不敢在往下想 也不敢瞎想  我怕想什么来什么 医生很速度的用一下午做完检查 然后告知结果 肾脏受损 情况不是很乐观  所有的无助几乎在那一瞬间袭来 无助 强忍眼泪


我看到三爹二爹 平时亲近的亲人 我看到乱七八糟平时不来往的亲人 我听见他们说宝贝出事的过程 脑子里面一团麻 我不知道能去想什么 我尽我所有的能耐办好所有需要我的事 我恨透了他们在病房里讨论钱的事  我不管要多少钱 我只要我的宝贝平安


今天第二天 宝贝还在病床上等着结果 没有吃饭没有吃东西 下午七点以后喝了点水 然后发烧 总害怕宝贝再有什么意外 抱怨家人没有带好宝贝


坐在床边的时候宝贝老是惊醒在空中乱抓 就各种难受各种自责也各种怪爸妈 如果旁边有人像我平时带宝贝那样 宝贝还会不会是现在这样 如果我没有自私的因为自己离开家里 宝贝会不会是这样  不敢当着家人面哭 这个时候谁也安慰不了谁  我不想他们更难过 馨馨的小手紧抓着我的手指头 我的眼泪一个劲往下掉 所有的情绪真的很难表达 心疼宝贝又责怪自己怨恨家人


想想又心疼缘缘 以前没有馨馨 我大她六岁却老把她当大孩子 对她苛刻又严格 后来有了馨馨  把对她几乎二十倍的好都给了馨馨 她羡慕却也接受 从来不在我面前说我以前对她有多差 偶尔开玩笑说有了馨馨不疼她  我的力量太薄弱了 现在细细想这些 就是那么多的愧疚


有时候会觉得或许真的有人在操控这个世界 他让他不喜欢的人受到惩罚 我们家会不会有人惹他不开心? 我又神经质 在心里默默道歉好多遍


不说了 我去给馨馨测体温

所有的改变只能慢慢来 眼前只祈祷宝贝平安无事


评论

© 凉药 @ | Powered by LOFTER